袁泉 孤独是我的朋友夏雨是我的老师(图)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21-09-03浏览次数:

  中国日报网环球在线消息:关于袁泉,有太多美丽的误会———她唱歌,很多人以为她也如其他演员那样演而优则唱,其实还在中戏念大学时,她就签约过唱片公司,还录过一支MV;她站在聚光灯下,云淡风轻,清丽脱俗,似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其实生活中的她喜欢做饭、喜欢针线活,最能让她开心起来的,就是吃;她显然是不喜欢热闹的人,可跟朋友在一起,她说自己是放肆的……“分裂”是孟京辉对她的称赞。而袁泉说,因为每个人的生命里都需要孤独,当演员这个职业几乎填满她的全部生活时,www.559550.com属于袁泉自己的生活,有时简单过你和我。

  袁泉学过京剧,第一次登台唱的是《苏三起解》,那时候她11岁,在吉祥戏院,“从头到尾我都是(低头)看着鼻子唱下来的。”但从那时候开始她每次都很期待大幕拉开,因为只要站在舞台上她一定会兴奋。所以过去在KTV里,总有人起哄要袁泉唱京剧,她也总扮演“麦霸”的角色。可现在发片了,她反而更希望在一旁欣赏。

  发片对袁泉而言像一件送给自己的礼物,她没有太大的野心,不想将之当成一个答卷来做,“唱歌一直都陪伴在我身边,这张专辑能做出来,我已经很满足了。”

  其实还在念大学三年级的时候,袁泉就曾签约红星唱片公司,“那时我像一个小孩,不负责任地去玩。现在我的状态还是学生的样子,没把发唱片当成一个工作去做。”当时袁泉录过一首单曲,名叫《我想》,MV请来张元执导,男主角是朴树。这支单曲是张元导演作品《海南海南》的插曲,由于电影没有公映,所以歌曲也被搁置,直到2005年《红星音乐十周年纪念特辑》发行才第一次问世,歌曲唱的是青春期的挣扎。现在再回头看当时的自己,袁泉说挺感动的,“那就是我当时的样子,当时那种情感的表达很率真、直接。所以其实做演员也挺好的,每个阶段都能给自己留有回忆。”

  在歌曲《孤独的花朵》热闹的电子音乐中,一个男声一遍遍吼着,“我爱你,我的心已属于你,我要和你在一起,在我心中,没有谁能代替你的地位。”爱如潮水,却难掩内心的孤独。在整张专辑里,孤独、一个人、寂寞成了主题,在所有人都唱着“要爱”的时候,袁泉却说越爱越孤独。很多人都疑惑,袁泉为何要用孤独作为第一张专辑的主题?甚至有人别有用心地揣测,难道孤独才是她现在真实的状态?袁泉淡淡地解释:“我敢说,就证明我不在乎,它(孤独)就像我的朋友一样。”很多时候,她希望不用讲话,自己待着,享受孤独。她也不喜欢热闹的场合,“因为跟人打招呼挺累的。”

  袁泉曾经以为孤独只是自己的秘密,没想到前不久她竟然收到了一个才八九岁的小女孩写的一首关于孤独的诗,“原来孤独对所有人而言都有共鸣。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积极、要快乐,但其实孤独就像影子,一直伴随。”就像歌词本的刻意设计一样,填满的那几页让人透不过气,所以才会急不可待地期待空白的那几页,“每个人的生命里,其实都需要孤独的时候,需要一个空间与自己交流。”

  在袁泉前东家公布的袁泉日记里,袁泉曾不止一次描写妈妈在她包里塞橘子的细节。在新专辑中,袁泉也特别为妈妈唱了一首歌《Ma-Ma》。“其实以前我也有过叛逆的时候,妈妈说什么都不爱听。但现在我们就像朋友一样,什么都聊,一旦我有什么事都会跟她倾诉,她都会站在一个中立的角度去帮我分析。她很心疼我,不对我有要求,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最自在。”袁泉说。

  最让袁泉开心的是挽着妈妈的手出门逛街,母女俩看似姐妹,任何细小的事情都会成为聊天话题。袁妈妈平时关注关于女儿的消息,但看到不好的传闻却从不主动问女儿。每次袁泉准备向妈妈认真解释的时候,妈妈会微微一笑说:“我早知道那不是真的。”

  看眼前的袁泉骨瘦如柴,以为她也会如大部分女明星,为镜头前的美丽刻意克制食欲。没想到一提到吃,她整个人就雀跃起来,“吃当然是最容易让我开心的。”平时有空,她也会自己下厨,最拿手的菜是油焖虾、红烧鸡翅,“其实我十六七岁时就开始在学校里用电炉煮方便面了,而且我会自己买很多菜和佐料加进去。”她得意地介绍,“我很享受做饭的过程,但我做饭很慢,以前做一碗炸酱面需要3个小时。”她一边用手比画着,“要准备很多配料啊,黄瓜啊、红萝卜……”

  不仅爱下厨,针线活也是袁泉平时的一大爱好。看到她行李箱上放着一个可爱的泰迪熊,以为她喜欢买各式可爱的娃娃,没想到袁泉语出惊人,“我喜欢自己做。”小时候,袁泉就爱看妈妈缝被子、缝衣服,到了一个人在北京念书的时候,她就爱上了自己改衣服,送给朋友的生日礼物,也一定要亲手缝上点饰品,“因为是礼物,这样才会比较独特。”

  而袁泉收到过的最为独特的礼物,可能要算一只变色龙。听到这个名字,不熟悉的人可能会觉得惊讶,那会是一种怎样狡猾而具有攻击性的动物啊,但在袁泉看来,“它是很安静的动物,虽然不能跟它交流,但可以看出它有多么脆弱,善变就是它唯一的保护。它毫无攻击性,喂它喝水的时候,它就像小孩一样。”养了它四年半,今年春节的时候它过世了,为此袁泉哭了很久,然后再也不敢养小动物,“因为每次分别的时候都会很痛苦。”

  专访前记者曾被宣传人员再三提醒“千万别谈感情”。以前的袁泉曾经侃侃而谈感情,曾说过夏雨是一个特别好玩的人,当她去照顾生病的他时,他也能咧嘴开玩笑,让袁泉差点落泪。两人开始谈恋爱的情景已经变成剧本一样动人。那天北京下着大雨,长城上只有夏雨和袁泉两人,吃过汉堡,两人都无话可说。回学校的路上,夏雨说,我们也甭“泰坦尼克”了,就在这儿停会儿吧。袁泉默认,然后夏雨就在车上放了一首歌:《今夜我有点坏》。之后,他们就正式在一起了。

  当初公开恋情,袁泉并没想过事后每一次公开亮相,工作本身总会被模糊掉,大家都想知道他们几时结婚,甚至还传出出现第三者的无聊消息。所以,她选择用沉默作为保护自己和夏雨这份情感的唯一方式。爱情本来就是脆弱的,更何况在聚光灯下被无限放大的明星之间的感情。她只是作为演员点评夏雨的演技说:“在演技上他是我的老师。”一本正经的背后,却潜藏着一丝不为人知的幸福。